下一個倒閉的陶瓷廠會是誰?我們采訪了130多家供應商,現實很殘酷

來源:陶城網 作者:佚名 2019-06-17 點擊:5195次 A- A+

6月3日,江西省上高縣人民法院發布了一則公告,裁定受理了江西國員陶瓷有限公司的破產申請,并通知國員陶瓷的債權人在2019年8月3日前,向江西國員陶瓷有限公司破產管理人申報債權。8月9日,法院將召開第一次債權人會議。

據了解,國員陶瓷成立于2009年,有3條生產線,瓷片生產規模在江西曾數一數二,旗下有“國員”、“伊力薩”、“帕爾瓦蒂”、“艾詩柏”、“克拉瑪”等品牌。

近年來,倒閉、清算、失信的信息此起彼伏。陶瓷上游供應商哀嘆道:“他們動不動就關停,動不動就清算,我們作為供應商感到很害怕。”

根據陶城報記者近日向全國130多位陶瓷上游供應商發出的調查發現,訂單銳減、壞賬增加、轉行,已經成為在陶瓷行業蔓延的殘酷的現象。有些企業員工靠稅前3000元撐著,有企業老板則說,“我們現在努力尋找商機,不是光為了利益,而是不想拋棄跟著我們一起走過來的老員工們。有的員工都已經白發蒼蒼了還繼續跟著我們,我們實在不忍心放棄他們。接下來,一旦企業有所緩解,也得先為這部分老員工考慮一下。唉,一種責任壓著。”

在涵蓋了陶瓷生產商,坯料原料(泥砂石)、釉料原、輔料等及窯爐、壓機、拋光線、包裝等生產設備商在內的調查結果顯示,90%以上的企業都表示貨款難收。

岌岌可危?普遍大幅下滑

“我都熬不下去了,沒單、沒業績。”佛山某減速機企業銷售經理阿梅告訴記者。

阿梅是一個月前才開始從事減速機銷售工作,談及為什么在陶瓷行業的低迷期“入行”時,她透露說:“其實我一直在這個行業,只不過之前做的是文員工作。最近,公司招不到銷售,老板就讓我把銷售也兼著做。”

不過,她告訴記者,她準備轉行去做房地產銷售了。“這兩年很多客戶倒閉清算,公司一直在虧損。而且現在客戶都是對比價格,不看質量,所以我們很難做,我自己就靠稅前3000元月薪撐著。”

佛山某氧化鐵紅公司高管告訴記者:“上游供應商現在沒錢途,工廠開工的話貨銷不出去,不開工的話又要發工資。我們公司本來車間有四十人左右,現在減少了三分之二。”

跟阿梅公司的狀況類似,上述高管告訴記者:“我身邊有不少單位正在關門或者老板自己單干。像我朋友的公司以前該有的人手都有,今年開年他自己既是老板,也是銷售、跟單、售后,而他老婆則是財務主管,一公司就兩人干。”

在這次調查中,99%以上接受調查的供應商都認為2019年市場需求出現了大幅下滑,僅有那些受環保政策限制的原材料和從事出口業務的供應商能夠保持持平,或略有增長。

據佛山某瓷磚企業高管透露,目前陶瓷終端市場非常慘淡,工廠產能也嚴重過剩,導致很多上游周邊企業都沒訂單來滿足日常運作。工廠采購需求大幅下降,很多上游供應商甚至接不到單。

佛山某窯爐設備企業高管告訴陶城報記者,目前陶瓷設備市場也不是很好,銷量有所下滑,接下來不排除會減產。

對于目前的市場狀況,在記者的調查采訪中,無論是釉料、高嶺土還是設備企業,大多數供應商都沒有心思多談。

“說出來都是淚”

——某氧化鐵紅企業高管

“不景氣,在保命”

——佛山某機械廠

“悲催”

——河南某碳化硅制品張先生

“市場不景氣,陶瓷廠會一年比一年少的,沒有以前那種感覺了,不好干了”

——廣西某白泥企業的鐘先生

“市場不景氣,銷量下滑,現在是在硬頂,沒辦法,生意難做”

——某鋅品加工企業負責人

“銷量下降多了”

——河北化工企業姚先生

“唇亡齒寒”

——某高嶺土廠商李先生

“淄博市場馬上迎來夏季限產,庫存壓力超級大”

——陶瓷包角企業袁先生

“今年難”

——熱電偶顧先生

“現在才幾月份?很難支撐”

——軸承企業小王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佛山某釉料企業商先生

“生意慘淡”

——佛山某熱能科技高管

“上游企業生意更不好”

——氧化鋁公司高管

“市場下滑,我們努力找利潤,低成本銷售”

——汝州微晶耐磨球公司企業負責人

……

不過,陶瓷上游供應商并不全然都嚴重“受災”,有些企業狀況還不算太差。

陜西一家煤炭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我們做煤碳的受陶瓷行業影響小。”

佛山某工控自動化企業的孫先生告訴記者:“我們今年的生意也在下滑,現在還能正常維持,別人就不知道了。”

佛山某節能噴槍也表示:“我們還好一點,基本上都有單做,但相比前兩年,銷量確實下降了很多,現在只能穩著做,因為今年可能倒的廠還有很多。”

而環保要求較高的原材料行業狀況也較為樂觀。

福建某礦業林先生告訴記者:“由于現在礦業資源緊缺,我們的硅灰石、鉀納沙現在是供不應求。”

原材料供應商石先生告訴記者,目前原材料狀況還可以,現在還沒看到什么不好的現象。貨源穩定,只有氧化鋁價格升了點,天氣下雨原因泥砂出貨難。

不過,這一輪的產業調整,讓大多數供應商都沒有“安全感”。

佛山包裹色料企業陳先生表示:“陶瓷行業不景氣,上游產業鏈也會受影響,但是我們公司的生意還是不錯,我們的產品還是供不應求。”但他內心還是有著深深的憂慮,“整個行業確實不景氣,好多陶瓷廠都不敢去繼續生產,他們動不動就關停,動不動就清算,我們作為供應商感到很害怕。現在行業都在優勝劣汰,都在洗牌。”

軸承企業的小王也表示:“現在最沒有安全感的就是供應商,客戶說倒閉就倒閉。下半年肯定還會有倒閉的,就是不知道花落誰家。”

對于目前的狀況,江西某包裝公司老板說了掏心窩的話:“我們現在正在努力尋找商機,不是光為了利益,而是不想拋棄跟著我們一起走過來的老員工們。有的員工都已經白發蒼蒼了還繼續跟著我們,我們實在不忍心放棄他們。接下來,一旦企業有所緩解,也得先為這部分老員工考慮一下。唉,一種責任壓著。”

廣西一位氧化鋅企業負責人也表示,一方面客戶訂單下降,另一方面氧化鋅的原料價格有點偏高,“現在我們也是努力去保住客戶和工人工資,不能出現停工壯態”。

自身難保,談何共度寒冬?

做減速機的阿梅想轉行房地產,而原先在福建做釉料的劉小勝(化名)則轉行進入了陶瓷車間節電設備行業。他告訴記者:“福建陶瓷企業欠賬太嚴重了,釉料很難做”。

佛山某自動化設備廠商負責人給記者發了張微信截圖。在微信中,他向某家企業追討2600元貨款,而對方的回復讓他哭笑不得。對方表示工廠已清算,7月將結業,現在要錢沒有,“老醬酒180元/瓶,你看如何?”

陳先生的損失貨款還比較少,而軸承企業的小王遭遇的情況則比較嚴重。“去年臺山某陶瓷企業倒閉讓我虧了十幾萬元。”

而據記者調查,在目前的狀況下,不少陶瓷企業則一再拖欠貨款,90%以上的企業都表示貨款難收。

盡管如此,佛山某勞保產品企業負責人仍表示:“我們現在是主動降價,與陶瓷企業共度寒冬。”

這是很多上游供應商的心愿,但是“無賒不成店,久賒店不成”。本次調查結果顯示,幾乎99%以上的供應商都希望謹慎選擇供應商,對于欠賬情況嚴重的客戶,他們會采取斷供自保。接下來預計陶瓷企業的資金鏈將變得更為緊張。

“資金回籠慢,沒有辦法啊!”

——福建某塑料瓷磚護角企業負責人

“現在市場很不好,貨款難收。”

——佛山某包裝公司

“現在收款難,少做點也許會好過點,接下來會慢慢退出。”

——氧化鋅企業陳先生

“沒有好辦法,欠款客戶一律不合作了。”

——江西一包裝公司負責人

“現階段利潤已經沒有了,收款風險更高了,因此只能謹慎選擇客戶了。”

——某高嶺土企業李先生

“供應商永遠都是案板上的肉,接下來少做或者不做,能夠活下來就是強者。”

——佛山某機械負責人

“我們公司小打小鬧的,經不住這樣的風雨,現在不管大小廠,付款不合適就干脆不做了。”

——軸承企業小王

“現在市場很不好,貨款難收。”

——佛山某包裝公司

“現金采購可能就沒有對單的好,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的多,但是今年陶瓷行業狀況較差,現在多少陶瓷廠會面臨要倒閉?面對這類廠家只能采取現金交易方式了。”

——某輔機設備企業阿玉

“現在這個時候只能等有底氣的陶瓷企業大單,小單位不敢做!”

——佛山某機床企業負責人吳先生

“壓款太長、報價太低的大企業,我們也不合作,他們可以撐住,但是我們這種小企業不可以,求生存啊!去年很多供應商破產了,所以大家現在都想現金交易。”

——某企業負責人劉先生

“我們訂單下滑不太明顯,只是回款難了,所以現在‘找大的放棄小的’,之前很多陶瓷機械廠一直在拖欠貨款,現在基本不做他們生意了。”

——佛山某自動化設備企業負責人陳先生

“我們保守操作,只對中間商。”

——佛山某氧化鐵紅公司負責人

對此,有位砂礦供應商解釋道:“傳統中間商利潤雖然大不如前,但有資金的中間商,通過積累的關系網,還是可以繼續做。而一般的陶瓷企業沒辦法有充足的資金直接對礦主采購,因為陶瓷原料很重要,用量也大。”

在日趨惡劣的市場環境中,上游供應商也同樣在掙扎,佛山某球磨機企業呼吁道:“陶瓷企業在這個時期不能像以前一樣扣押貨款了,只有讓供應商活下來,才會有創新的產品和服務。而且商業本來就應該回歸正常的結款方式,如果陶瓷企業還想用供應商的貨款來支撐企業,這會導致供應商的報價偏高,而且他們不會和陶瓷企業一起并肩作戰,甚至會導致陶瓷企業面臨倒閉。”

應對之策1——出口

現在上游供應商的經營風險越來越大,這考驗著企業的經營智慧,部分企業也有了應對之策。其中,較早布局出口市場的企業,目前的狀況是相對比較樂觀的。

5月30日,剛得知陶城報組織了森大的非洲工廠招標大會,周小姐就直接坐飛機來到佛山參加潭洲展,經過一番折騰,終于在會議結束前趕到會場。在展會第二天,她又忙著去認識意大利陶瓷協會的人。

周小姐是埃及某石英砂、高嶺土原料企業的銷售經理,她告訴記者,現在他們公司在國外市場的發展勢頭還挺好,產品主要出口意大利。

同樣參加了森大招標大會的某電氣公司劉先生說,在陶瓷行業,他們主要是跟森大的非洲工廠合作比較多,“基本他們非洲的項目都采用我們的高低壓柜和變壓器。最近給森大加納陶瓷廠二期的低壓柜是五月中旬發出去的,他們還是很不錯的。”

據了解,目前我國陶機、化工原材料的出口額正在大幅增加,比如越南、印度等經濟欠發達國家都在承接中國陶瓷制造產業轉移。

專注做模具的蔡先生告訴記者:“我們主要以出口為主,這幾年我們感覺國外市場還是比較樂觀,有點像十年前的中國陶瓷行業的發展勢頭。”

佛山某做環保工程的肖先生也表示,目前他們也在做出口生意,主要面向越南、印度等陶瓷廠。

而且國外市場的利潤也比較高,據一位供應商透露,他們公司的產品大量出口,價格也比國內高很多,大約高出400-600元。

應對之策2——創新

供應鏈體系關乎陶瓷企業的產品質量、運營效率、利潤空間。而上游供應商則需不斷創新,及時應對陶瓷企業的新需求。

某設備廠商陳先生表示:“我們公司未來的重點就是順應行業趨勢,為陶瓷企業研發、生產出更多自動化程度更高、更為節能環保的設備。”

佛山某釉料公司認為,供應商對內應提升管理水平,加大節能降耗新品的研發;對外要轉變觀念,由供應商轉變為服務商。作為釉料企業,不僅要考慮釉料產品方面的服務,而且要考慮陶瓷生產的全面技術支持,整體服務。

佛山某硅酸鹽企業認為,陶瓷企業和供應商是相輔相成的,面對當下的困難,雙方都需要創新突破。不過,他也提到,沒有合理的利潤,供應商的創新也是很有限的,但是現在行業對創新的保護力度很不到位,這是很多企業想創新但又怕創新的根源,“這太讓人沮喪了”。

應對之策3——過佛山發展

盡管全國陶瓷產業生態環境整體不樂觀,但作為中國龍頭產區的佛山,情況還相對算好。

轉行節電設備的劉小勝告訴記者,他接下來將到佛山尋找機會。

他說,現在福建陶瓷企業的處境很尷尬,一方面他們的產品價格降不下去,另一方面品牌建設能力不如佛山企業突出。在目前的情況下,福建企業都在開源節流,不愿意進行設備投資,“即使我們的產品能夠幫他們節省11%的電費,一年回本”。

劉小勝認為,佛山陶瓷企業目前的處境相對較好,而且更樂于接受新事物,更重視節能環保,他相信他的產品在佛山會有市場。

同樣來自福建的某礦業負責人林先生告訴記者,他們公司也正在進入佛山市場。

“我們之前只做福建市場,在佛山現在只有倆合作商,我們還沒辦事處,都是直接電話聯系,從福建廠發貨下來,現在要提高產量做佛山市場。”

不過,佛山陶瓷企業對品質的要求會更高,林先生說:“現在主要福建這邊用的原料跟佛山還有點差距,我們最近正在改進機器,只要產品要求能跟上,就會大力開發佛山市場。”

中國陶瓷行業正在洗牌,印度和越南等新興國外產區崛起。然而,盡管這些新興產區具有價格優勢,但中國仍舊是世界陶瓷最大生產基地,尤其是,完善而強大的陶瓷配套產業是中國的優勢所在。在當前嚴峻市場形勢,上下游企業抱團取暖、共克時艱、互惠互利,尤為重要。

0網友評論
品牌推薦 >>
  • 熱門文章 >>
    单双中特六和彩图库